星期一, 28 8月 2017 08:39

近日,在居住地區的攝影雜誌中,看到一位中年攝影師,用人本的角度用心捕捉每個鏡頭,我被他的作品觸動心靈,冒昩用假名字給他留言及讚許,他居然回覆了,令我開心了幾個星期,我發現我又愛上他了,常常在心中想起他,雖然這次我是成熟了一些:攝影師確是個有熱誠的藝術家,他曾為精神病康復者的非人生活製成一個主題展覽,喚起社會關注(我說服自己愛上他也很合理)但是,法師,我不想再因為暗戀別人而擾亂自己的生活和思想,可能是染心/習氣/業力之因帶來吧,我知道不可與它們對抗的,但如何降伏呢? "

....

 

為何您形容(暗戀)?表示您不打算公開您喜歡他。

 

如果沒有相處,您喜歡的人是您創造的。為了保護他在您心中美好的形象,您必須斷開與他的聯繫。

 

如果您想面對現實,打破心中対他的幻想,您就必須製造不同的環境去認識千變的他是否令您滿意。

 

更超越的關係是您可以讓他做自己,不必表演成您的偶像,您們可以見面,告訴他,您喜歡您以為的他,但不保證永遠會喜歡,當然他也可以不回應您的情感。

 

被人欣賞,他不能拒絕您。但欣賞別人者只能自愛,不求被愛。

 

星期二, 04 7月 2017 01:40

現在只覺得生活上很多事情都是可有可無的,近十年,購物或做一些小決定時,都用一個自我提問方式,"是不是非做/非買不可""有沒有非做不可的感覺"?這樣的思考Pattern可以嗎? 請 法師為我這個很乾枯乏趣味的中年作開示。

 

 

....

 

很多媽媽當小姐時連燒開水都不會,當有了孩子後甚麼料理都拿手。有些單身男子宅在家中,婚後生子為了孩子打三份工。

 

當我們年紀漸漸老去,最大的動力是來自於父母兒女的需求。菜籃內買的不是自己愛吃的菜,衣櫃裏沒有時尚衣著。看著存款帳戶,開心可以為兒女的教育花費心慰。

 

因為您仍然單身,到了中年為自己的日子會愈來愈無趣。有一位賢妻寵丈夫成浪子。最終離婚求去。晚年浪子再娶,寵妻如女。有些人為自己可以餐風露宿,為兒孫可能拼命置產。

 

告訴自己錢來自十方,去向十方,沒有開銷,錢不能轉手。沒有多餘的錢不必重新分配,購買不需要的身外物,也是浪費資源,不經由消費也可散財。

星期二, 27 6月 2017 22:46

廿多年前,我曾在台北師大唸書,十分偶然的機遇下,能在耶穌會會長辦公室(位於新生南路聖家堂後方,相信現在已面目全非)的門房當工讀(1990-1993年),負責在傍晚接聽電話,十分有幸認識一群為上主赤膽忠心,盡瘁鞠躬的耶穌會士,包括張春申神父(當時是省會長),省佐孔達仁神父、袁國柱神父、祁慕耕神父、彭內思修士等(還有很想念的齊敏哲神父、劉文周院長、趙振華神父和霍賢道神父等),這兩年多的光景肯定是我人生中最喜樂的一站,在他們身上看到人的真善美,如今他們都過身多年,但我一直都很想念他們,當想到將來在天國與他們重聚時,內心就有一份力量和希望感,唯想到種種的未知數(我未真的到過天國),委實也有點點的納悶。

 

 

....

 

如果您沒有用筆記下來,仍然能把神父們的名字記得,深信您過去二十多年常相思念。感恩是美德,是修行者的金鍊子,切記,仍然是鎖鍊,終極目標是沒有錬牢,隨緣生心,面對境界起心動念,沒有面見沒有思念,否則也算攀緣,因為思念,錯過眼前,不算生活,又名生死。

 

當然您我尚未活在當下,讓我們學習感恩遠方人,善待眼前人,回報是個圓滿,不是您來我往直缐的受恩報恩,而是您我他連成一體。

星期一, 26 6月 2017 22:11

 

法师您好!我生完孩子后,母亲来帮忙照看,于是矛盾产生了,母亲总希望我听取她的意见,按她的想法带孩子,所以我们几乎天天争吵,两人都很不开心。想做个孝顺女,却背道而驰。如何处理呢?请法师开示。感谢!

 

....

 

 

很抱歉,剛剛才讀到您的紙條,沒有立即回覆,失禮了。

 

您是媽媽的女兒,您永遠是媽媽要領導的対象,您曾經服從,媽媽不習慣您已經成年了。

 

不論是您或是媽媽其實都迷惑不知如何帶孩子。長輩若自以為是,弱勢的孩子最受罪。

 

孩子只有一個媽媽,您一定很害怕自己做的不夠好,不論令慈多麼有經驗帶孩子,她都不能代替您的身份,因為外婆已經到了見山不是山,見水不是水的境界,孩子需要的是年輕的媽媽,見山是山,見水是水的教育。

 

孩子的未來關鍵在於您如何當母親,您要努力學習,勇敢認錯。請與媽媽懇談,忍耐看您不如,信任您會改進。切記自己要為孩子負責,虛心受教。

 

二個人二條心,二種程度的根器,天下人的孫子,由天下的母親負全責,當母親無法客觀,當外婆切莫越俎代庖。

 

星期一, 26 6月 2017 22:09

 

法师您好!我生完孩子后,母亲来帮忙照看,于是矛盾产生了,母亲总希望我听取她的意见,按她的想法带孩子,所以我们几乎天天争吵,两人都很不开心。想做个孝顺女,却背道而驰。如何处理呢?请法师开示。感谢!

 

....

 

 

很抱歉,剛剛才讀到您的紙條,沒有立即回覆,失禮了。

 

您是媽媽的女兒,您永遠是媽媽要領導的対象,您曾經服從,媽媽不習慣您已經成年了。

 

不論是您或是媽媽其實都迷惑不知如何帶孩子。長輩若自以為是,弱勢的孩子最受罪。

 

孩子只有一個媽媽,您一定很害怕自己做的不夠好,不論令慈多麼有經驗帶孩子,她都不能代替您的身份,因為外婆已經到了見山不是山,見水不是水的境界,孩子需要的是年輕的媽媽,見山是山,見水是水的教育。

 

孩子的未來關鍵在於您如何當母親,您要努力學習,勇敢認錯。請與媽媽懇談,忍耐看您不如,信任您會改進。切記自己要為孩子負責,虛心受教。

 

二個人二條心,二種程度的根器,天下人的孫子,由天下的母親負全責,當母親無法客觀,當外婆切莫越俎代庖。

 

星期一, 26 6月 2017 22:08

廿多年前在某信仰團體當工讀,與他們結下不解的情誼,可惜曾認識的牧者已相繼離世,

 

兩年前曾去信該團體一位中年牧者,分享與該團體的片段和內心對他們深厚的情懷,這牧者做了該做的事(對我這位陌生人無動於衷,沒有回覆),其實我很是失望。

 

信函保留至今,臉書又看到該團體另一位牧者的聯絡電郵,今天早上, 我把兩年前寫的相同信函(我的心仍是繫念著該團體,心聲依舊,信函沒有過期)寄給該牧者,他在半小時內簡單回覆了,令我喜出望外,足足開心了大半天(不過我又不敢太開心,因法師提過快樂和悲傷同在......)

 

 

。。

 

有位繼母自以為盡心養育非親生骨肉,當孩子表達敬愛時她開心,當孩子叛逆時她寒心。這位婦女自信心不足,心情受孩子牽動,簡單說她是個有名無實的媽媽,真正的母親,不論孩子如何身口意,孩子是媽媽的一部份,是共同體,媽媽如何受傷?媽媽怎能受寵?

 

您我仍然與人切割,您我她的人際關係其實孤立。時時單槍匹馬。撞個頭破血流。那位中年牧者與該團體切割,您談的曾經,他不敢邀功,他只是他,他不代表該團體,他可能不知如何回應。您也一廂情願以為現在的牧者與曽經的牧者一定也一樣作為,您為何失望?因為您用心想的他去比較現實的他。

 

現實是人心脆弱,不自覺地我們會取悅別人為的也是被他人認同。在乎別人修養謙恭,同時諒解根器有別,被矮視或被高估都不是自己可以作主。

星期一, 19 6月 2017 14:07

告訴法師我月來的一個禱告場景:一位壯年公車司機有長期隱患,開車期間昏迷而令公車失控撞牆,他當場往生,由於經常路經事發現場,有少許為他難過,在恐懼和同情心的總和下,驅使我每次路經現場都如常唸經誦禱(盼助司機離苦得樂,亦自私地消減自己的恐懼),綜合法師其他有關文章的道理,我相信此舉是絕對有用的,神也會聽,對嗎?

 

 

。。

 

不論神聽不聽,您聽到了。一切唯心造,心淨國土淨。

 

 

有位媽媽帶三個兒子搭飛機去探望外婆,三個半小時的飛程,大兒子欺負老二,不是哭就是喊叫,空中小姐幾次來訓話,但是沒有聽到一句媽媽的嚴厲譴責,孩子的確淘氣,媽媽不自以為是。如同浪打岸邊,浪潮起落,由它來去,不住在哭聲叫聲,說教而不是訓斥。

星期六, 27 5月 2017 14:15

昨天工作上起了一個惡念(意圖把某些無關痛癢的資料丟掉,讓曾給我麻煩的人 "永遠也找不著"

 

....

 

 

全世界幾十億的人口,今生您有深刻印象的人不會超過千人。因為有機會接觸,就會感召自我。不是身邊的人特別壞,而是沒有機會認識所有的人,因此就以為世界就這麼小,可以自控,沾沾自喜,若失控,怨恨厭惡。以為降伏那群人,即可稱心如意。當年911.那棟世貿大樓有多少人才剎那間遇難,有多少資料被火燒毀,事隔十六年,活著的人們適應了沒有他們的生活。您以為資料重要還是您的經驗珍貴

星期三, 24 5月 2017 08:54

今天居住地區連番暴雨,雷電交加,巨响確沒有令我太害怕,因相信身旁的巨雷絕不會迎面而來

 

。。

 

 

如果死亡是惩罰,那世間沒有人有條件出生。因為有缺陷更要好好活,身體只是一件衣服,一棟房子,一部車,一艘船。某人有橫禍,但沒有人該死,被處死刑也不能消業障,刑法是不得已的世間法,老天絕對有好生之德,換了身體再來不是為享福或受罪,而是為了學習対境不迷,證照心境不二。雖然雷電交加,雖然地動土埋,天不畏人,人自畏。

星期三, 24 5月 2017 08:53

法師,誠實告訴您,回家看到他仍健在,我實在失望,因為如果他留院一晚,也許我能攫取多一晚的安寧,您有否碰過像我這般的逆子

 

....

 

如果死亡可以像一陣風,死亡不會留下痕跡,那麼現在世上不會有那多人。

 

如果一病就死,世上沒有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病患。既然死不了,就要預防病磨。

 

如果可以不見,何必交惡。人只能一時存在於某個空間,不是與這些人,就是與心中的那些人糾纏不清。既然不能沒有牽扯,何必糾結。表示剪不斷理還亂,不理才是智者。

 

既然必須當家人就不愛不恨。既然不必當家人,又何必又愛又恨。

 

因為您以為父親一定會出院,今天明天出院不憂不喜。如果您確定父親出不了院了,那您更不必憂不必喜。好好參我説的話。

星期一, 22 5月 2017 14:55

我居住地區,有很多來自別省的假和尚在街上行乞,騙錢。更有龐大的利益集團,非法操控佛堂以取暴利,每次看到有心的善信在揭發所見所聞,但又無能為力解決,個人內心就會不平。

之前法師輕描淡寫提過,有信眾問您,有關 貴宗教的醜聞,如何看待,但我更想法師為我的心解惑:

 

 

。。

 

街上的人到了佛堂當信仰者佈施,去了醫院當病人求診,回家當家長養家,到公司當會計賺錢。一位施者有可能在公司挪用公款。

 

人在山東當強盜,逃到山西,山東人怪老天沒眼。人到山西,改頭換面,遭遇橫禍,世人怨好人沒有好報。人們讚揚您,毀謗您,最重要的是您如何看待自己。

 

 

很多宗教徒以為奉獻為佛教,為教主。其實為了修身養性,扮演好家長,職員,病人等角色。潛移默化,不可能一出家,一皈依成聖賢。不論老少,不論信仰虔誠與否,所有世上的人尚未圓滿。

 

因為人是活動的,必然有發生在宗教團體的人事。以為在學校當老師不會性侵,以為在佛堂,人人都樂善好思。

 

有些餐廳任您吃到飽一個價,如果拿太多食物吃不完浪費,您必須付雙倍價格。

 

身為佈施者盲目施捨也有過錯,看似宗教界的醜聞,其實是地球人的素質普遍不高,追求時尚,拜金主義者,豈能參透信仰真實義。

 

星期一, 22 5月 2017 14:55

我居住地區,有很多來自別省的假和尚在街上行乞,騙錢。更有龐大的利益集團,非法操控佛堂以取暴利,每次看到有心的善信在揭發所見所聞,但又無能為力解決,個人內心就會不平。

之前法師輕描淡寫提過,有信眾問您,有關 貴宗教的醜聞,如何看待,但我更想法師為我的心解惑:

 

 

。。

 

街上的人到了佛堂當信仰者佈施,去了醫院當病人求診,回家當家長養家,到公司當會計賺錢。一位施者有可能在公司挪用公款。

 

人在山東當強盜,逃到山西,山東人怪老天沒眼。人到山西,改頭換面,遭遇橫禍,世人怨好人沒有好報。人們讚揚您,毀謗您,最重要的是您如何看待自己。

 

 

很多宗教徒以為奉獻為佛教,為教主。其實為了修身養性,扮演好家長,職員,病人等角色。潛移默化,不可能一出家,一皈依成聖賢。不論老少,不論信仰虔誠與否,所有世上的人尚未圓滿。

 

因為人是活動的,必然有發生在宗教團體的人事。以為在學校當老師不會性侵,以為在佛堂,人人都樂善好思。

 

有些餐廳任您吃到飽一個價,如果拿太多食物吃不完浪費,您必須付雙倍價格。

 

身為佈施者盲目施捨也有過錯,看似宗教界的醜聞,其實是地球人的素質普遍不高,追求時尚,拜金主義者,豈能參透信仰真實義。

 

星期日, 21 5月 2017 12:37

是次要與法師分享一個羞愧的小罪行,不是意圖藉分享而減少罪愆感,但真的是心聲的驅使請法師您開示。

昨天為工作單位負責一個小型的悠閑小聚活動,藉美食讓同事放鬆身心,之前自己有少許抱怨活動總是由我單挑,在超市買小食時,故意多買一些零食,全數用公費承擔, 我私吞了當中的零食(數目不多,但犯了罪就是了),我是刻意讓自己內心平衡些,也肯定事件不會被上司揭發(他們比我更懶,不會逐一抽查購物是否全對現),活動進行前我都感覺良好,但活動中看到全體參加者都投入及快樂,而成員都吃得很斯文,最後連出場的小吃也有剩,要我合法地保留剩下來的食物,結果,合法和非法物也在我的座位。我知道表面是安全地不被揭發,但已被良心捸捕了。不安的時候,想起曾為單位的附屬團體捐款多次,意圖叫自己釋懷,但想起法師教誨的”還債沒有相應債主””因果共生”等理念,深明此過絕不能用他法補償,目前仍有不安之感,懇請法師嚴厲開示

 

 

。。。

 

 

有些富人脫產,為了申請社會福利。有些人懂得節稅,增加合法的收入。精明的人雖然不犯法,但可能昧著良心。有些人粗心犯法,但沒有惡意犯罪。

 

有些高薪幹部,數十年賺入千萬,但與老闆的關係隨時可以切割。養大一個孩子或許要花很多錢,兒女成年也未必會孝順,但那份天下父母心仍然不退轉

 

辦活動辛苦,酬勞是人事經驗。如果大家開心,那更是金錢買不到的。為自己買些零食,又怕被發現,是否太貶低自己了。

星期五, 19 5月 2017 11:46

 

      这周末照例在寺院的经书组做义工。下午来了位小师妹,刚进屋时还有些拘谨。帮她推荐了几本经书后,她放松了很多。继续聊了几句之后,问我:“我想出家,但父母不同意。你想过出家吗?”

      我说:“出家当然好!如果同样是做一件善事,出家人的功德比在家人大多了。再比如净人,在寺院的生活和出家人没有区别,但功德差很远。且不说功德,就是在修行上的增上、长进也差很远。其实修行不论出家、在家,是佛弟子就一定要修行。咱们现在只管好好修,到机缘成熟的时候,自然就会出家。所以,出家不是我们要达成的目标,而是我们修行路上在必要时会转变的一个身份。到那时,你心中的那份笃定,是任何人阻挡不了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不知那个小姑娘受用到底如何。但感谢她的提问,让我发现自己对出家有如此透彻的领悟。

 

 

....

 

 

未出家前我曾經在寺廟當義工多年,有些誓願出家的道友終究沒能出家,當年的我羨慕她們可以暮鼓晨鐘。沒有計劃出家的我,沒有想福德多少,出家了。

 

 

二十九年來我出家的心得不是自己修行多麼了得,而是因為出家有機會接觸更多美麗的靈魂。仍然是凡夫,佛道尚未成,有了信仰,來到道場,長養慈悲喜捨,慚愧懺悔心。

 

人人自性三宝佛,若不攪拌泥水,必然泥水分離。時時刻刻善惡念頭凌奪。當善念升起,少一惡念。當惡念升起,少一善念。漸漸修,頓時成,自然而然非善非惡念。

 

當您開車在交通繁忙時段,可能您會煩躁。當您不需要排長隊買票時,您不必要插隊。當官員不接受賄絡時,您減少投機的心態。若沒有出家或許有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藉口。

 

所謂功德是心平行正。福德才有多與少。學習降伏分別心者,不論在家出家仍在生死輪迴。一世出家,護佑真心,一世在家対境鍛練心志。出家在家因緣法。

星期五, 19 5月 2017 11:45

法师你好!为什么人总是是畏惧突如其来的死亡,比如被人杀死之类的横死... 都是死亡,为什么被他杀会比自然死更为痛苦?是否因为在预料之外?生命的无常......

 

 

...

 

當一個人被診斷有癌症時會有康復的希望,因為是希望,未必絕對可能,因此患得患失有恐懼感。

 

當一隻馬求死不得時,可能馬有求死的決心,它的主人會一槍讓它斃命,以減少爭扎的痛苦。

 

人都免不了一死,當沒有選擇可以活下去時,會比較有平安的面対。若是突如其來的刼難,人都有求生的欲望,如果活著久受折磨後,可能更有求死的平靜。

 

 

她的親人失蹤多年音信杳然,她抱著希望找到親人,有希望的人,亂心如麻。當她找到親人的屍骨後,雖然絕望,反而心安。

 

壽終正寢,老死是享受。若遇天災人禍時,求生的本能造成死亡之前有希望有畏懼。

 

星期五, 19 5月 2017 11:45

法师,为什么人会犯各式各样得罪业?想必犯人也曾有过纯真的孩提时代,是软弱?是憎恨?还是因为不自爱?是不是越是罪大恶极的人越是有颗脆弱的心,最后心坏,逐渐麻木不仁?杀人其实就是杀己,否定自己的一切?

 

 

。。

 

 

小孩以為沒有人看到他沒有洗臉,他説謊已經洗好了。精明的小孩會將臉巾弄濕,幼稚的小孩用乾的毛巾證明自己洗臉了。

 

 

性侵犯者以為恐嚇受害者不舉發他,自己就不犯法。殺人者以為殺人滅屍,就沒有人知道他是涉嫌人。

 

 

酒醉駕車不能安全駕駛停看聽。很多罪犯已經心亂腦殘不能自主自己的行為。

 

人都有幾分霸氣,清楚犯法的後果有些人會有自制能力。有些自大者自以為全天下皆可被曚混。有些愚頓者根本不會警覺行為有立即的效應。

 

 

少有自然而然眾善奉行者,多數人怕任性有不可收拾的後果,少數人目無法紀。

 

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,沒有天生的匪徒,能夠尊重法治者,得到更多自由,畏因不畏果者真正自由。

星期日, 14 5月 2017 01:18

 

 

法师,既然说众生都有佛性,为什么佛不能度无缘之人?

 

 

 

自他不二是佛教的精義。誰是佛,汝是誰?無緣如充耳不聞,視而不見,一切唯心造,心淨國土淨。不是不度,而是因緣尚未具足。方便說度,其實人人自淨其意。人人開發自性佛。

星期三, 03 5月 2017 23:52

满亚法师您好,关注您好久了。有个问题一直在困扰着我,为什么这世上会有以虐杀别人为乐的人?而且好多都是国外的上层阶级的人,总感觉这些人有钱太多,走火入魔,像被邪灵附体。而且好奇这其中的因果,被杀者其实上辈子也是虐杀者?望法师解答。感谢了!阿弥陀佛!

 

 

....

 

您問的好。諸惡莫作。沒有任何借口殺人欠債討債,佛教跳出輪廻,才説寃寃相報何時了。

 

再世為人,不為了上輩子修多少福報,今生來享多少福報。也不為前世造業,今世來受苦報。即使殺人者受死,被害人也不能復活。表示恩德無以回報,冤仇不能以牙還牙互相抵銷。

 

只能説造業者不知慚愧不知懺悔,不能自淨其意就是最大的逞罰。當然人在世間,有人造業就有人遭殃,不管遭殃者前世造甚麼業,今生為了學習新生而來,沒有人有權利奪取他人的生命。

 

雖然不是老天有眼降災毀滅某人,但某人可能宿世沒有修行,盲心盲從成為魔子魔孫,害人或被害。今生沒有完成的修行,死生,生死,直到真心顕現。

 

 

雖然沒報仇之意,仇人可能相應其他仇心者,有人殺害有人被殺。雖然有害人的事實,有可能被害者空其所受,不報仇不雪恨不共業。害人者習性殘害,黑心者相應背道者,所謂害人者,人恆害之。因果關係不是兩個點一條缐,而是一片圓圈,您対我好,我対她好。您害我,她害您,您対我好,我對您更好。他害您,您害他...

 

您問为什么这世上会有以虐杀别人为乐的人?虐殺者必自虐。恐怖份子,自恐怖,被殺者只是丟掉一條命,但虐殺者丟了一片心,時時疑慮被人暗算,時時預演喪命。殺人魔不以殺為樂,是不自覺在自掘墳墓。

 

 

為何有權勢者濫殺無辜,因為很多沒有權位的善男女,以君子之心度小人之腹,縱容投機者任性而為。

 

 

星期一, 01 5月 2017 20:11

有一種靈修方式,叫靜觀祈禱,出自13世紀一位匿名英國靈修大師, “不知之雲”(the unknown cloud)是這種祈禱的精髓。

 

雲不是指天上的白雲,而是人與上主之間隔著的一層無法理解的黑暗,所以需要一朵坐忘之雲”(出自莊子大宗師,意謂把一切去知)掩蓋一切感官上的認知,在靜觀中,體察內心的空無”,與及  “不在任何地方的經驗 

 

當用不知去認知當肉體官能無能為力,就確知那是屬靈的事了。

 

 上述概念,其實就與法師的開示完全相應,而法師的提示來得更全面,我最欣賞法師一句話是空掉自己才能找到自己。繞了一圈,除了稱謝法師,也請 您教導我們,在靜觀中如何具體地駕馭自己亂七八糟的思緒(其他師父用the naughty monkey in your mind作比喻)。放空時其實很易會發呆,如何清明地辨晰自己並非在發呆?(其實我覺得本教的專家寫得不夠具體呢! 也許是我笨)

 

 

。。

 

言語道斷,怕愈描愈黑。未必針對您的提問,分享如下,請諒解。

 

 

囗頭禪,勸世人放下。放下甚麼?人云亦云,説空説虛妄,那不空,真相又是甚麼?

 

說東其實形容不是西,說虛妄其實提醒莫執取。凡所有相皆是虛妄是対凡夫說,提醒凡夫心無明,切莫執著所見所聞所覺所知。不是要我們用凡夫心去找真實相,而是開發明心就能見證現實。其實沒有虛實的現象,只有無明或明的心地。不是境外空,而是空其所受才能知覺,否則就是錯覺。

 

 

說放空還有個空,簡單説是檢查心中聲浪,喜怒哀樂都在提醒自己不知不覺,寂靜輕安,形容受而無受的心。

 

如何用不知去認知?有知識形容過去心,知的當下只有知,那是心境合一的知覚。

 

 

 

放空時,如何確定自己是發呆否?住在放空的修法,肯定自己在發呆。不發呆者沒有空不空的念頭。

星期三, 19 4月 2017 02:52

記得在去年,有非佛教信仰的我在媒體上看到本教領袖高調地探訪性工作者,我覺得其行動有很大的作秀成份,與法師分享,您居然很客觀地回應:"不論教宗或君王,雖然受萬千曙目,其實也受衆人誤解。” 

 

前幾天,看到該領袖讓露宿者活得有尊嚴,開設了免費的洗衣店,理髮店和浴室,這次中了自己的盲點了,因本人正在環境很差的居住及睡眠環境中受困,我頓然向這領袖致敬,也慚愧自己的心胸窄。 

 

法師一開始就能用柔軟心體會別人的心

 

....

 

 

老闆發年終獎金,我看到了成千上萬銷費者創造了該公司的業績與財富。

 

政府發失業救濟金,因為有報稅者守法繳稅。

 

該教派領袖代表樂捐者為街友服務。

 

 

我們身邊很多無名英雄默默地在成就世上有名人有偉人。但願那些受人矚目受人愛戴者體會大眾的力量如水載舟。

星期二, 11 4月 2017 00:07

法师,我第二次怀孕,这次不像第一次,前期有孕吐反应。而是两个多月来,吃什么嘴里都苦,吃完甜的苦,咸的也苦,吃家常菜后嘴苦,吃零食后苦,就连吃水果后都会苦。。以前吃东西是我人生第一大乐趣,现在这个乐趣像是生生被剥夺了,还让我有点苦不堪言。。常常感觉生无可恋,没有“甜头”。。

 

 

.....

 

 

孕育一個小生命,必須自體先大掃除,孕吐就是現象之一。所謂虛不受補,沒有味口可以少吃,因為胃腸功能在不消化新鮮食物時,正努力消化身上累積的酸毒。不吃可以加速排毒,吃少,好轉反應不會太激烈,但味覺會慢慢變好。記得十年前我右手不能抬高,雖然老十歲,所謂五十肩竟然不藥而癒。

 

 

她從小就有氣喘病,二十八歲開始天天吃一顆抗過敏藥,否則流眼淚,流鼻水,表示身體藉著排涙水,鼻水釋放酸毒,但現代人有停不下來的工作,必須停止排毒現象,偷得二十四小時表面健康的作息,過一段時間後身體可能會再找到自我救援的管道,那時聰明的醫生會再用藥阻止自療,最後身體自我淘汰,醫生稱之為不治之症。

星期一, 27 3月 2017 00:28

师父:阿弥陀佛!

最近好吗?

师父,想请法,还记得当年我们上唯识学时,有讲到我们看对方是什么,其实是我们的一面镜子,因为八识里有这个种子,我们才能表达出来,同时也可从中看到我们自己,对吗?

有次和师姐谈起,有一位师姐在坐禅时,看到了自己丈夫这么多年的行为与习气,原来就是自己,感谢很惭愧与感恩,可怜了丈夫,但这位师姐不明白,我就用了一个自己的例子:

如我们觉得对方是个下流无耻的人,其实也是反射着自己。

当我们谈到这点,师姐不认同说:

难道我看到恐怖分子的种种,那就代表是我吗?不可能呀!恐怖分子是可以从资讯得到而非种子,而且还有更多的资讯来自纲络可知,不一定代表我有这个种子。才会有这个看法。

在这一方面我无法解答,也再反省自己对这方面的理解是否误解了,想请师父开示。

 

 

....

 

 

看到外面的境界有佛有魔有分別相,我們的修行不是把所有的境界看成真善美,而是看到的心沒有差別受,就是沒有欣羡也沒有厭離。

 

 

佛在淨土世界,人在娑婆世界。佛的肉身一樣生老病死,佛的王國一樣水災旱災,他的國民一樣殺盜淫妄,但佛心如是受。能如實見聞覺知者,心無罣礙,無有恐怖遠離一切顛倒夢想。

 

唯識所現,我們共業的國土,一樣天災人禍。個人有別業,因為眾生心性或淨或染有別。

 

若您開車在右邊缐,看到有一部車正準備右轉進入您所在的右缐道,您可能受到驚嚇以為會撞車,其實他準備停下來,等待您經過。我們時時不安,因為只能猜想人事物,即使有人説真話,自己未必聽明白,即使有人說事實,自己也不以為然。如富豪身邊的女伴,常被冠上拜金女的稱呼。如高富帥男兒常被掛名敗家子。

 

有人喜歡素色有人怕白色,所謂色不迷人人自迷,某人的丈的行為與習氣被不同的人去解讀,因為眾生心就有眾生相。

 

喝茶喝咖啡,當然味道不一樣,但只有喝沒有喜歡討厭,才能喝到味道有別。

 

何謂自己?曾經有過的身口意已經無常,自己也是無量眾生,方便說有個我,其實我,不可得。我們曾經有魔業,現在心若仍有業力,表示我們是凡人,我們斷煩惱是修養前後念不相續,覺念看清風雲變色,但心不驚不怖。

星期二, 14 3月 2017 12:54

以下可能是一個妄念,盼法師不覺冒犯:本教的經書有一個比喻—一個婦人觸摸了至聖上主的衣服,她的兒子的絕症得了痊癒,她本來不願承認的,後來自覺還是應該回去謝恩,而至聖上主行了奇蹟後,其實已覺得有一股力量從祂身上取出。好奇問法師,當你為人解困後,會否也有如此的感覺,或者感應到受助者的生命的確有改善呢?

 

 

....

 

 

您喝水已経止渴,再吃冰淇淋,會再口渴

涼風吹來,舒服。如果下一陣雨全身濕透了,風再吹來,可能就感冒了。

 

得到的會失去,仰賴他力只能一時受惠,自立自強才能究竟。

 

婦人的兒子生絕症之前是健康的,生了絕症有機會康復,康復後的身體也可能再次復發。

 

不是所有婦女觸摸了至聖上主的衣服後,絕症的兒子得以痊癒。該婦女無我的虔誠,與至聖上主的能量同一體,她回家後可以加持病重的兒子。如果兒子不自愛,本來康復的身體也會再次惡化,方便説加持他人,究竟説是自修自得。

 

肺功能差的人,氣不順,不是空氣不足,是自己不能呼吸順暢。有人看同一亇醫生,病情改善,有人病情惡化,不是醫術有問題,是個人自療能量有別。

 

如果身體狀況好,皮膚也在呼吸,如果心地功夫了得,千處祈福求千處應。

 

您說好奇問法師,當你為人解困後,會否也有如此的感覺,或者感應到受助者的生命的確有改善呢?

 

要看種子是播入了水泥地或鬆鬆的泥土,能否受益,由対方決定。

 

星期一, 27 2月 2017 01:05

我居住地區,一位位高權重的官員,當領導時涉貪,遇上傳媒揭發而終被判刑入獄,他一直堅稱無罪,但證據立體全面,他在入獄一刻仍沒有半點悔意,和家人都認為只是受人迫害,更把自己比喻為歷史中受迫害的以猶太人。

 

另一新聞,是幾位警員,合力使用過份的武力對抗一位手無寸鐵的示威者,傳媒揭發,畫面清晰展現,警員們被判刑入獄,合理的劇情却引來激動迴響,大批市民聲援警員,以種種理由為他們辯解,當中不乏有識有錢的中產人士。

 

 

我感觸的地方是,看到(至少是用自己的眼睛和心神)現實中有很多人都瘋了,他們有智能,有自由,更在社會制度的配合下掌財掌權,卻有外星人的思言行為。我身旁也有不少同事,生活環境優越,却常說出不少很"低智"的說話,露出了與其身份財富不成正比的思想。

 

請法師相信我,並非傲慢或心存分別地說人瘋,而是看到很多人都似乎未能善用財權,因而才感慨。因為我自己,目前仍有物質和生活上的困境,要克服和忍耐,而那些瘋言瘋語的巨人,却在自圓其說.......。

 

 

。。

有些人說話給別人聽,有些人沒有対話的人。大部份的人怕異議,期待別人用自己期待的內容回應。會聆聽別人的人才有條件説話。

 

小孩學習說話,大人學習如何聽別人說話,老人學習聽到別人沒有説出口的話。

 

不要以為他年紀大,可能他仍然只會説話,低估聽眾的水準,把別人當儍仔。不要以為他有權有勢,其實就因為他仍然貶低自己,才會仗勢欺人,傲慢自大。

 

有個熱心護教的人,最後憂鬱至極,因為他高估了教內修行人士。

 

誰説他有知識就一定有智能?誰說他有錢,她已經知足。雖然說投票年齡一到就有選舉權,誰說有選舉權的人一定能分辨是非?

 

不論是誰,語言被聽到,如何理解,因心性有別。説給誰聽?做給誰看?是藵是貶,只是聲音,太在意,其實為難別人,不在意也非中道,除非自己完美,除非眾生覺悟,否則人間必定是物以類聚,不管您站在那

星期四, 23 2月 2017 01:26

当你在爱的感觉频率上时。只有那些跟你处于同一频率的人才能进入你的生命。不过这并不表示你要为别人的快乐负责,因为每个人都要负责自己的人生和快乐。试图改变他人,不是在付出爱!认为你知道什么对别人最好,不是在付出爱!认为自己是对的而别人是错的,不是爱!批评,责备,抱怨,唠叨或者挑剔他人,不是在付出爱!当你感觉吃力,不轻松,是因为缺爱,唯一的办法是努力提升自己的灵魂,轻松以对,不争对错。自己要先快乐,才能吸引快乐的人和事。也要感恩那些不好的感觉,因为没有那些不好的感觉,你不会知道什么叫美好的感受,反而会觉得乏味,因为没有对照组。对别人付出爱,不代表你允许他们以任何形式践踏你或者伤害你,因为那也不是在付出爱。爱是困难的,我们透过爱的法则学习,成长,而在这学习的过程中,我们会经历很多后果。尽可能要让自己从不好的感受里出来,尽可能让自己处在美好感觉的高频率上。

 

 

 

⬇️⬇️⬇️⬇️⬇️

 

 

对别人付出爱,不代表你允许他们以任何形式践踏你或者伤害你,因为那也不是在付出爱

 

 

如何不允許?我們不能主控別人的身口意,只能修養自己不二過。未成道前,反應絕對避免不了,但不怕念起,只怕覺遲,當自己受人事牽動,反應衝動時,提醒自己已經被戲弄,該檢討自己定力不足。唯有收拾自己才有能力再面對不自愛的別人。自己只有一人,不是自己的人眾多,只能不害己,如何不受害?

星期三, 08 2月 2017 11:32

最近一年,參考法師的話,中午在辦公地方進食早上煑的飯,以避免吃隔餐飯。但另一個生活改變,就是早上起床後,因為真的沒胃口吃早餐,就乾脆不吃了。聽說過"早上要吃得飽"只是迷思,因為睡眠時根本消耗很少的能量,(也即是說儲備的食物能量足夠早上使用)因此不要迷信吃早餐,而法師又提示,中午消化力較佳,因此,我都適應了"不吃早餐,中午多吃一點"這模式,但近日胃口怪怪的,胃酸常令我有少許不適的感覺,

 

簡單來說,想請教法師,是否真的要吃早餐的呢? 沒有胃口吃還要吃嗎?

 

  

 

 

早上是排泄的時間,中午消化力最強。其實沒有胃囗是因為昨天之前累積很多食物在胃裡,身體提醒消化力不足,可以不吃也可以少吃。

 

沒有胃口還不算嚴重,有些人是餓不擇食,表示胃酸強,消化不良。雖然吃很多,很快就餓。如果您早餐不吃,胃進入自我療癒的過程,如果必須上班,您如同蠟燭兩邊燒,為了減緩胃自療速度,如果定食定量,會減少好轉反應(好像生病的症狀)。

星期三, 08 2月 2017 11:31

頭痛一文令我有所啟發,同時想起一個存在心中多年的小疑團,想看法師的觀點。

 

年青時曾與一群歐洲人(來自希臘/英國)做過宿友,晚上在公眾地方用餐時,展現了我認為是很平常的老毛病--飯後打嗝,但每次這樣做,都引來宿友嘩然(縱然我已按著咀巴,但打嗝的聲音卻令他們有奇怪目光),他們善良地表示這樣做十分奇怪/不禮貎,亦曾聽說其他中國同學也見証過類似的場景。這疑團一直存在心中,在工作場所,不少同事飯後或日常亦會有打嗝的"習慣",莫非只是在華人社會才這樣普遍?與中西飲食文化不同有關嗎? 抑或只是一個文化/禮儀問題?

 

。。

 

當西方人打噴涕時,自己會說很抱歉,別人會說神保佑您,因為打噴涕似乎突如其來,不由自主。

 

當飯後打嗝時,為何旁人嘩然,因為吃多少自己可以決定,所謂病從口入,自己貪吃,所謂You are what you eat.打嗝自己要負責。

星期三, 18 1月 2017 10:33

朋友之间,有吋会遇上要求帮助,在力所能及,不要推辞。然,拒绝别人一定要委婉,因为沒有人喜欢被拒绝,被别人拒绝一定要大度,因为拒绝你总有他的理由。

 

。。

 

每個人都扮演多種不同的角色,他雖然是您的朋友,但他也是某人的兒子,父親,伴侶,兄弟。朋友能夠幫助您,代表他身邊的人成就他的能力。朋友拒絕幫忙您,可能他身邊的人更需要被幫忙。

 

人與人之間有差別的緣份,他是您的朋友,未必您是他的朋友。您若以為他是您的朋友,更要諒解他的拒絕。有能力才能幫人,有能力卻不幫您表示他的能力在其他人身上會起大用。

 

星期一, 16 1月 2017 23:43

一年前,家父因無明疼痛飽受折磨,承擔其身苦的我(心苦)經常打擾法師,解開心結,盼苦爸能逃過一劫,之後痛症有緩和,回家調理,他亦回復以往的惡習(如:自私地觀看電視而不顧嘈音影响家人/高聲發表歪言歪理)。一年後的我,竟萌生一個該被老天打死的惡念:當日疼痛中的他從此消失該有多好,家中會有多寧靜!

 

 

.....

 

有一位婦女她的媽媽失智請一個㚈勞看護,她的父親成為植物人請託另外一個看護,她白天兩地關心二老是否被善待,晚上她住在租來的房子,為了養神,晚上若失眠她一定吃抗過敏的藥,可以放鬆安眠,為了天亮後可以照顧二位老人,一家人住三處,雖然開銷大,自己獨處的時間不可不爭取。

 

雖然您有機會獨居,為了省錢,為了就近照顧二老,慶幸父親不是臥床,生活自理,母親沒有失智,不會不認得您,常常把您當外人排斥。

 

我當然能體會一位受高教的您,懂不少道理,父親說一句歪言歪理,您在心裡也沒有少批判他。父親挑起您的義正嚴詞,您的確傷神。

 

您對他的嫌棄其實還是因為您期待他是高尚的長輩。雖然您沒有孟母三遷的助緣,您仍然能夠有正義感,謝謝自己沒有被煩惱湮滅,也謝謝父母仍然健康,白天您可以海闊天空。

星期一, 16 1月 2017 08:59

前一陣子,鼓起勇氣,去信聯絡一位心中一直掛念的舊識,他願意回覆,我興奮了很久,但之後的聯絡都是我採取主動(如:賀年的祝福),我沒發球,他就沒回應,其實他是個上智上善的大好人,真誠地道出並沒有把我忘記,但豁達的他亦在回信中引用莊子的話: “相嚅以沫,不如相忘於江湖”,我知道他絕非暗示請我別煩他,但其淡然的態度,令我有點洩氣了,亦暗自告訴自己,不再聯絡他還是較好。

 

 

 

曾經一対新婚夫婦相敬如賓,丈夫常出差到中國,每次出門不會打電話回家,他告訴妻子,遠親不如近鄰,打電話求助,不如就近求援。

 

過去長途電話很貴,現在沒有限制地可以通電話,過去可能談重要事聯繫彼此,現在可以高談闊論言不及義。

 

看郵差辛苦挨家逐戶的送免費廣告信,但收信者可能連信封都不打開就丟入垃圾桶。

 

聯絡感情可能因為交情不夠,即使不聯絡也可能有推心置腹的情義。

 

當信仰者禱告時,心中有念頭,口中唸唸有詞,不能見證神佛聽到,但信者充滿正能量。

 

寫信表達個人対他人有念想,信寄出去,如同音聲消失在空中,收信者如何消化內容,未必能被期待。

 

有一位和尚説法眼睛閉上,因為他不想被觀眾的表情影響他的演講內容。

 

自己是唯一,眾人千千萬萬,是凡人誰都會心碎,自己會受傷,別人也有心,我們也在傷人心。提醒自己起心動念。共勉之

Lock full review www.8betting.co.uk 888 Bookmaker